电影《湖群狗党》(Mean Creek)的省思当学校有持续性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25H素生活333人已围观

有一部跟青少年暴力有关的电影,是由美国导演执导的,蛮深刻的触及青少年文化与青少年心理,就是由Jacob Aaron Estes于2004执导的《湖群狗党》,这部片子是在探究当学校里出现一个让校方、老师都无法管理的暴力份子,一再随意言语、肢体暴力之后,几个好友无法按奈不平,私下报复,却不小心致其死亡的事件。

在《湖群狗党》电影中,乔治是个独来独往不融入群体的男孩,他长得很肥胖,外表并不讨喜,偏偏他个性又很讨人厌,自我中心的随意发生肢体暴力与言语暴力,学校里很多人都有被他打过、或羞辱过的经验。显然,他这种大错不犯小过不断的行为,早让学校从管束到最后放弃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有一天乔治打了山姆,山姆有个很疼爱他的哥哥洛基,洛基又有一群青少年好友们,当他们得知山姆被打,决定对乔治展开报复,他们打算对他恶作剧,把他脱光了丢到溪里,让他得光着身子跑回家。

所以他们以帮山姆过生日为由,邀乔治一齐出游泛溪,好进行报复行动。

惹人厌乔治的双面性格

没想到乔治受邀后,却展现出他们过去不曾看到的另一面。乔治为着自己竟能受邀非常的感动,他非常害羞的送山姆一份生日礼物,并对大家愿意邀他既害羞又含蓄的表达谢意。当他说,他怀疑自己是外星人,只有外星人能了解他,又暗示出他内心深处一直感受到的孤独。

年龄最小的山姆与他小女友米莉最单纯善良,立刻懊悔他们想对乔治恶作剧的计画,他俩力劝山姆的哥哥洛基放弃计画,洛基个性原本也是温和善良的,于是又游说好友克莱德停止预计要发生的恶作剧。所有人都同意了,只剩下马提,他年龄最长,最嫉恶如仇,性格中也最有行使暴力的潜力,他并没有被说服。

一群人泛舟进溪了。乔治看起来着实是开心的,但是他也慢慢的原形毕露,他又开始出现让人不快的行径,固然没有肢体言语暴力,但是他显然在人际中少掉了某种察言观色、审慎处理自己在人际中言语行为的能力,他很容易做出让人不快的动作,譬如突然拿大水枪,在当事者毫无心理準备下,把人喷的一身湿。

或者讲出不适切的、当事者其实会很介意的话来。他可能一开始不是故意的,可是当事者感觉不愉快了,他却毫无所感,不会停止。这应当是乔治无法融入群体的原因。于是慢慢的,大家开始在努力忍耐乔治,也都被他搞的有些光火了。

不能踩的地雷

在泛舟群中,有两个人心中藏有心事,是像地雷一般不能踩的。

这心事大家都知道,大家也都小心不去触碰这隐痛。其中一个是克莱德。他是被领养的,领养他的,是两个已婚男性同志。这同性恋家庭组合,使克莱德经常被恶意嘲弄,笑他的「父母」,也笑他一定也是「同志」,这使克莱德很痛苦,但他个性怯弱温和,只是闷闷的,不会反抗。再来就是年龄最长的马提,他父亲吞弹自杀的过往,是马提绝口不提也不许人提的。稍会察言观色的人都知道,对克莱德与马提,这地雷不要踩,否则会有伤害。可是乔治踩了。

于是马提提出一个非常具有挑衅意味的游戏「要真相还是要挑战?」这游戏的挑衅是在:不管选挑战或选真相,都非常容易让感情不够深厚、默契也不够的朋友失和。马提显然想用这游戏让乔治难堪。

于是果真,在游戏中,乔治知道了他受邀出游,一开始根本不是基于善意的友谊,而是恶意的报复。这时候乔治展现出来的激动情绪,让我们很清楚的知道,被排斥、不能融入群体的孤单感,是他不能被踩的地雷,他歇斯底里的对每个人施以苦毒的言语暴力。

最后,以极其激怒马提的方式,像咒诅一般的反覆污辱马提父亲饮弹自杀一事仅只是不伸手救援。马提冲向乔治,洛基知道马提已彻底失控,出手阻止,船身晃蕩,乔治落水。

然后大家才发现乔治根本不会游泳。可是在那瞬间,所有已忍耐半天的船上人,都看着他喊救命,却不想援救,虽然仅只是一分钟的冷漠,乔治却死了。

大家都厌恶乔治,但没有人恨他恨到希望他死,可是乔治却死了,而这人际互动的恶性循环中,却找不到真正杀死乔治的兇手。

这群朋友从震惊、错愕,到遗憾、自责,很久以后,才开始想再下来要怎幺办。

马提想到的是埋起来,湮灭证据,因为乔治独来独往,没有朋友,他们当时为了恶作剧方便,又嘱咐乔治邀约出游之事不要告诉任何人,因此要让乔治就此成为永远找不到的失蹤人口,不是不可能。

可是年龄最小的山姆与米莉,却最有良知最勇于负责,他们与良心交战许久以后,再度劝洛基与克莱德,找警方自首,他们宁可负起责任,也不要一辈子活在阴影中。

于是年龄最长,自知要负最大责任的马提,决定逃亡到墨西哥,他缺钱,拿枪抢超商,枪与父亲的联想如此的挥之不去,现在拿枪抢劫又不得不然,马提边抢边哭泣。

警方开始调查乔治之死的前后因果。电影最后仍旧透过两句对白,交代出乔治与这群人人际互动之间的纠结。先是警方找到乔治生前对着摄影机录下自己的对白:「我想谈我自己,为的是日后万一外星人来,我可以找到了解我的人。」这句话,洩漏乔治言语行为暴力背后的伤痛。而同时,山姆对着警方录下问讯过程的录影机说:「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马提这幺失控愤怒过。」表达了乔治长久内伤,恶性循环的促成马提与其他人的愤怒,他恶意踩了不能踩的地雷,未料却造成悲剧的结果。

当不正义持续存在

这部电影丢给我们一个大难题,是很多国高中老师都会碰到的——班上一旦有一个让全班都厌恶的人,儘管他真的很惹人厌,却又不至于触犯校规到可以让他离开学校——这时,老师真的是百般的为难的。 因为青少年孩子内心深处有着正义感的渴望,但眼见着老师无法给出正义,青少年孩子们只好自己设计出让他们感觉正义的报复行动,这种在背地里由同侪群体一齐施展的报复行动,是非常容易失控的。

电影叙事中导演的确观照到让人深恶痛绝的乔治有他可怜之处,但他老是成为欺负别人的人,要让青少年孩子们一再因他可怜而包容他,也真的是要求过高。

因此,唯一能阻止青少年孩子们私下报复,就是校方能彰显正义,可是,在一个「爱的教育」的体制下,学校也有难言之苦,很多时候,那种青少年孩子们所需要的正义,学校未必给的出来。电影《湖群狗党》的悲剧,岂止在美国才会生发呢?

◎陈韵琳/文字工作者

相关文章